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我和大舅哥醉酒换妻【作者不详】
我和大舅哥醉酒换妻【作者不详】

这年夏天,我老婆的哥哥和嫂子从加拿大回来探亲,要在我家住一晚。
  
  老婆接到电话后很高兴。
  
  他们兄妹忆有六年没见面了,上次见面还是在我们的婚礼上,那时他还没结婚,为了妹妹的婚礼专门回国,婚礼后就走了。
  
  一晃六年,他在国外结婚了,曾给我们寄来他们夫妻的照片,新嫂子也是华人,很漂亮。
  
  这回回来要探望国内的亲戚,由于亲戚多,只能在我家住一晚。
  
  尽管这样,老婆也很高兴,嘱咐我一定要热情些。
  
  我当然连连点头。
  
  在机场见到他们时,我的眼前一亮:简直是一对金童玉女嘛!哥哥高大,棱角分明,一副绅士风度;嫂子身材苗条,皮肤白晳,一言一行都透着大家闺秀的风范。
  
  妻子高兴极了,笑着叫着和哥嫂拥抱。
  
  我们一路说笑着,气氛好极了。
  
  晚上,我要请他们到本市最好的饭店吃饭,他们都不同意,说在家里吃才有亲情味儿。
  
  于是我和妻子买了好菜好酒,老婆和嫂子一起下厨,做了一桌子美味。
  
  然后我们团团围坐,共进晚餐。
  
  哥哥说起对家乡亲人的思念时情绪很激动,搞得我们几个悲一阵喜一阵,由于情绪激动,我们都喝多了。
  
  先是两个女人,先后趴在桌上不动,被我和哥哥分别扶到两间卧室里,我们两个又喝了一个多小时,最后他的舌头已经吐不清话了,歪歪斜斜地站起来去卫生间,我忙扶着他。
  
  他出来后我又进去,我很没出息地呕吐起来,在卫生间折腾了足有二十分钟。
  
  等我出来时客厅里已经没有人了,只有餐桌上的一片杯盘狼藉。
  
  我知道哥哥也去睡了,便也摇晃着走进卧室。
  
  当我站到床前时,才发现竟有两个人睡在那里,我先看到的是妻子的哥哥,一瞬间我以为自己走错房间了,可我再看到另一个人竟是老婆时,大吃一惊。
  
  更让我不敢相信的是,老婆在那里仰睡着,而她的哥哥竟紧紧搂着她,一条腿压在她的腿上,右手还在她胸前摸来摸去,口里喃喃着:“老婆…多了…我喝多了…老婆啊…多了…”。
  
  我的酒意立刻散去了一大半,使劲摇摇头,当我确定眼前的情景是真的时,明白了,哥哥一定是酒醉不辨方向,走错了房间,还以为搂着的是自己的老婆。
  
  我赶紧推了推他,小声叫到:“大哥,大哥,醒醒啊,快…”突然,我想到:如果真的把他叫醒了,他面对自己的行为…唉!那该多尴尬呀!一旦把老婆吵醒,两人更是无法面对了,今后在他们心理上会不会…正在我犹豫不决时,老婆的哥哥已经把手伸向了她的下面,隔着睡衣揉搓着,口里自语着:“老婆…你不是说…我忙着…忙着工作,不理…你吗?今天…来吧,我们…亲热一会儿…”然后,竟掀开我老婆的睡衣,隔着内裤抚摸起私处来。
  
  天啊!
  
  怎幺会这样?我…我…该怎幺办?他们可是兄妹呀,千万不能…
  
  我觉得一阵头晕,连忙蹲下来,抬起头时,清晰地看见那只手从老婆的内裤上缘慢慢地伸了进去,在里面抠弄起来,而老婆似乎也有了感觉,睡梦中发出轻轻的呻吟,胯部还扭了几下,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。
  
  正在抚弄自己的是亲生哥哥,一定是当成了我。
  
  不知为什幺,我的头脑又有些不清醒了,心跳得厉害,身体里热热的。
  
  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,我的下体竟然…竟然硬了起来。
  
  在我面前是一幅兄妹相淫的场面,而那女人不是别人,她是我的妻子呀,可我竟然…有了反应!我唿吸急促地看着哥哥的手在老婆的内裤里面动作,看样子是把手指插进去了,而老婆的呻吟也渐渐激烈起来。
  
  我木木地看着,一动不动。
  
  一会儿后,老婆的哥哥又有行动了。
  
  他抽出手来,脱去老婆的内裤,而我老婆竟在睡梦中抬了一下屁股。
  
  然后,他又闭着眼睛,动作迟钝地解开自己的腰带,脱下裤子,脱下内裤,我看到一根怒举的肉棒弹出来。
  
  天啊,事情越来越严重了,可我…我该怎幺办?
  
  心跳得像擂鼓。
  
  快窒息了。
  
  可下身却偏偏胀得难受。
  
  我好害怕,可又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兴奋让我产生了——期待。
  
  这是怎幺了?
  
  天啊,他已经压在了老婆身上,他正用嘴去吻自己妹妹,而她很自然地张开嘴,纳入自己哥哥的舌头,两个人吮吸起来了。
  
  他把老婆的双腿分开了,右手伸向自己下面,握住了肉棒。
  
  我不自觉地把头凑到跟前,在两条肉体的缝隙间,在两簇黑黑的阴毛下,我看见那肉棒对准了老婆的蜜穴,用力一顶,然后,两丛黑草合在一起,老婆发出一声畅快的吟叫“啊——”
  
  不…要…啊!我从心底里大喊着。
  
  怎幺可以?你们是兄妹呀!老婆,你让另一个男人干了,而那个男人,还是你的哥哥!而你,竟被干得那样…那样舒服!
  
  两个人上面接吻,下面插得正欢,床上不时发出水意十足的“咕叽”声,伴着重重的喘息,痛快淋漓的淫叫,仿佛有一百种刺激一起向我袭来,我觉得自己要疯了!眼前晃动着老婆哥哥那健壮的屁股,一下下撞击着自己妹妹的阴户——那是我的老婆啊,那里本该是我的领地呀,可你们在我面前这样做!老婆,你知道你正在被自己的哥哥操着吗?你想到自己的小穴会有一天迎来自己哥哥的肉棒吗?而你,还那幺兴奋,那幺愉快地接受了,难道,难道你愿意、你喜欢让自己的哥哥操吗?
  
  我受不了了。
  
  一个念头在一瞬间闪出,我没有做丝毫的考虑。
  
  我站起来,踉跄地走出我们的卧室,把一对纵情狂欢的兄妹抛在背后。
  
  打开隔壁卧室的门,冲了进去。
  
  床上,是我那高雅、美丽的嫂子,粉色的丝质睡衣裹着一具神话般的肉体,胸口微敞,皮肤白得晃眼,嫩得惹人疼爱。
  
  一头秀发散开,像黑色的礼花,一张娇美无限的年青的脸红红的,睡意十足地露出甜甜笑意。
  
  就在白天,面对这样一个漂亮的嫂子,我决不敢有丝毫念想,可现在,我只有一个想法:她的老公干了我的老婆,我一定要干她!一定!
  
  我飞快地解开她的睡衣,我不敢相信,她竟然没穿内衣!洁白的双乳、如荫的丛林…
  
  我轻轻地抚摸她的乳房和阴蒂,并去亲吻它们。
  
  慢慢地,她有了反应,下面已经越来越湿了,嘴里也发出了好听的呻吟声…我掏出鸡巴,对准她的脸,在她红润的嘴唇上磨擦,心里念着:嫂子,张开嘴吧,吃我的鸡巴。
  
  神差鬼使般地,她真的张开嘴,我趁势把鸡巴插了进去。
  
  我知道她一定把我当成了老婆的哥哥,因为她含煳地叫了声:“呜…老…
  
  公”。
  
  酒壮人胆,我抽插起来,看着自己鸡巴在嫂子那张可爱的嘴里运动,我说不出的兴奋,很快,我要射了。
  
  我忙抽出来,对准她的小穴,一插而入。
  
  里面很紧、很热、很湿。
  
  我看着她在我的冲击下抖动着,吟叫着,我在心里大喊:你的老公操了我的老婆,那可是他的亲妹妹呀,我要操死你,操死你!
  
  终于,我射了,全都射在了她的子宫里。
  
  我不知道她今天是不是安全期,不过对我来说那是无所谓的。
  
  我精疲力竭地下了床,来到我的卧室。
  
  老婆的哥哥已经完事了,两个人并躺着,在沉睡。
  
  我用出吃奶的力气把他扛到隔壁卧室的床上,还有他的衣物。
  
  虽然我不是很清醒,但我知道明天早上起来哥哥和嫂子会怎样想。
  
  临出来,我又亲了一下嫂子的嘴和阴毛下面的小穴,不知为什幺,我笑了一下。
  
  再次回到我的床上,老婆依然在酣睡着,只是头发散乱,全身赤裸。
  
  我趴在她的下面仔细地看,那小穴里面流出一些白白的液体,那是她哥哥的精液。
  
  看着看着,我的下面又硬起来。
  
  我急不可待地爬上她的身体,混着那些液体,插了进去…
  
   
  
  

*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s://adapzs6nul.com/883260b2a01fbab62">

百站百胜: